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源藏】森林「下」

-11-
“我...”

还想喝水的借口没出口的时候就被源氏半路截住了。

“半藏,想喝水的话,为什么不叫我?”

“我....并不想打扰你。”

好像做过坏事一般,半藏做贼心虚地把头低下,左手不停地往被子里挪。

“现在打扰到了。”

不温不火,但明眼人都能感到源氏话语间的愠气。年轻人拉起脚边的外套下床,不给半藏一丝一毫活动的机会又补上一句:“敢下床的话今晚就别睡了。”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源氏不让自己下床,但碍于人本性的恐惧,半藏只好灰溜溜地重新钻回被窝里,等待一杯自己并不需要的水。

熟练地拣出一颗冰块放在铁杯里,添点柴火使快要熄灭的炉火复燃,不出多久一杯冒着热气的水被递到半藏面前。

“喝了吧,记者先生。”

“抱歉...我有点起床气呢。”

不敢再有多余的活动,半藏只好硬着头皮喝完了一大杯水。再次开始一晚上的难眠。

-12-
过了多久?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半藏亦不知道。

或许,该有大半个月了吧....

一开始顶头上司以勘探调查地形的理由把自己扔到这个鸟不生蛋的林子,后来虽然被一个自称是「守林人」的源氏所救,但更可怕的是由于遇到狂风季无法离开只好一天天生活在源氏奇怪的规矩里无法动弹,简直如同任人鱼肉一般。

“风季过了....抱歉,我得走了,源氏。”

“你在怕我?”

半藏这次终于鼓起的勇气又被源氏打散。他做错了什么,只是莫名其妙被顶头上司扔到这里而已。但就算如此,他也在能走的时候争取了,只是次次都以失败告终。

这次也是,只是这次,源氏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强硬。

是因为风季过了吗.....

“你在怕我....对么?”

“没有啊。”

当然是了。半藏在心底说道,脸上却连一点颜色都不敢摆出。是啊,明明是捡回了自己一条小命还照顾了自己那么久的一个大恩人,却因为身后触目惊心的八个黑色利爪而被人本能地害怕,是个人都会伤心啊。

源氏轻笑了一声,把坐在床上的半藏逼到角落,于是自顾自说起了话。

“想听我讲故事吗,半藏?”

“其实我一看到你就想讲给你听了.....”

“默认就是答应了哟,半藏。”

-13-
“有一个小男孩,他生下来的那一刻就被上帝注定看不见此生的所有色彩斑斓。他生活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每天早晨都对外界的色彩充满憧憬,却又在每天入睡之前对外界绝望。

“不过,上帝那个时候没有忘记这个小男孩。他让小男孩的家庭搬去了一个小村庄。从此小男孩就开始了一段新生活——他有了第一个朋友。

“尽管他与新朋友都没有问彼此的名字:他们日常以兄弟相称,但是小男孩和新朋友还是玩得很开心。只是这段时光太短了,小男孩又搬走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上帝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小男孩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遇到了一个恶魔,恶魔答应给小男孩以世上最美的眼睛来看世间所有的色彩,只是要小男孩的一个东西来做交换。小男孩想了想,于是以自己的鼻子为代价,换来了世上最美的眼睛。

“小男孩对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头脑,以至于之后恶魔问他是否要将它封存在自己身上以供日后不测时,小男孩答应了。于是,作为另一个代价,小男孩的背上生出了八只本不属于他的黑色利爪。

“小男孩害怕极了。他跑回家,却发现自己的父母也如同别人一般对自己毫不留情地展露出恐惧的神情。小男孩绝望了,他到了北方的森林里打算自己独自生活至死,却没有发觉媒体已经嗅到了他的气味。

“记者接二连三地来,却没有一个不将自己冠上「怪物」的头衔。小男孩很生气,自己也是人啊,只是相比起他们来讲多了八只爪子,所以小男孩——”

“所以小男孩就将他们杀掉了,此后再也没人敢来这个森林,而小男孩也慢慢变成了诗人眼中真正的「怪物」....是嘛?那可是以前轰动媒体界的大新闻。”

“是的。”

源氏眨眨眼,看着突然结束故事的半藏。

“所以.....”

“所以....”源氏扯下口罩,所见之物让半藏的瞳孔迅速收缩,差点连气都喘不上来。

“大哥,想起我了么。”

-14-
“为什么要做这么傻的事情....”

半藏哽咽着抱住眼前的躯体,温热柔软得仿佛要将自己融化。

“那当然是因为....我傻嘛....”源氏轻轻回抱住半藏,在他耳边轻轻吹气。

“既然我那么傻....大哥,还放心留我一个人在这里么....”

“你是第一个在不清楚我的身份下待我如同常人的人,哥.....”源氏耳语,让半藏耳后莫名泛起燕红,“所以,我从那一刻开始就对你有好感,更何况.....”

“你还是我第一个朋友.....我的大哥....”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打定主意,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听完这场热情的告白,半藏的脸算是彻底红了。

他开始徘徊纠结。

我该不该答应他....

答应,就意味着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来打拼的一切事业,财富,权利以及肩负的一切希翼统统都会被抛弃;不答应,想必源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为什么要犹豫?”源氏看着半藏越显迷茫的眼睛心头不禁掠过一丝不爽,“一切都是你贪欲的结果,不是么?外面的人,世界也是如此....把你的身心交给我,交给这片无人敢指染的世界,从此远离那纷纭烦乱....”

低低地嗓音富有磁性,仿佛催眠一般让半藏差点梦呓般说出了那个源氏最期待的字。

“不。”

语毕,半藏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15-
「恶魔....」

『您说,我的主人。』

「我要我与半藏的永生。」

『可以,那么代价是...』

「我的嘴。」

「还有,我要半藏一辈子都爱我。」

『可以,那么代价是....』

「我的右眼。」

『虽然可以,但是,主人,我赋予他的爱,无法像上帝那般永恒却也能长久,不过您已经失去了亲吻他的权利。』

「没事....我还可以要求一件事吗....」

『请讲。』

「我要半藏一旦离开我,三天之后会立刻死掉。」

『.....主人....』

「照做。」

『好....那么代价是.....只能是您的左眼了....』

「......」

『主人,不必担心,您虽然会失去那些器官,可您还能看,能听。』

「.....好吧。」

-16-
“再见咯亲爱的,早日回来。”

源氏再次坐在门边对远去的爱人挥手告别。自从体内的恶魔将自己的要求一一实现,尽管每天早上起来看到自己空无一物的脸还是有些后悔,但看到半藏接着起来时一脸幸福之色便统统忘记了。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源氏就渐渐不将所有的视线转到半藏身上,他将自己所有的罪行托盘给半藏后,就将屋子里所有的遗物统统丢掉,甚至把先前一直隐瞒着半藏的仓库告诉给了半藏而且将半藏的背包物归原主。

他要将目标放得更长远——放在未来和半藏的美好生活上。

-17-
半藏虽然爱上了源氏,但记忆不会因此清空,他还记着自己来道这里的目的。

尚且正值人生壮年的记者先生凭借源氏对自己的暂时放松和自己年轻的体魄找到了给自己还停在森林前的车加油的方法。

在一个白夜,他轻轻起身,以轻盈的步伐离开了真正熟睡的源氏。在即将离开小屋时,他看了眼床上还在熟睡的那个年轻人。

源氏.....我会很快回来的....那个时候我就可以真正和你在一起生活了....

-18-

三日后,人们在半藏的居所里发现没了气息的花村日报社名牌记者岛田半藏,这个消失了大半年的记者终于出现在大家眼前,但是过了一晚上便彻底没了声息。

只是当检察机关抵达半藏的居所时,他们看到了半藏桌上放着两个文件:一个是标题为「北方森林不宜开发」的报告书,一个是刚起了个头便戛然而止的辞职书。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有不停懊悔的源氏和寄居他体内的恶魔。

『一切都是你贪欲的结果,不是么?外面的人,世界也是如此....主人...这真是令人感动的发言呢....』

————————
我这写了啥....强行结尾么......
总而言之,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与文字的喜欢,v菌在这里给大家拜年【不】给大家道谢了。
然后就是今后的安排。
由于吃的cp多了,以后可能不再那么高频地产源藏粮,以及由于大考【我的_(:з」∠)_】将至,我得很抱歉地跟大家通知一声会封笔至七月。
再次对各位的支持万分感谢,真的,真的,谢谢你们。
祝各位新的一年,身体健康,学业/事业有成,阖家安康,武运昌隆!!!!!!_(:з」∠)_

此致,封笔。

*噢当然了评论还是会看的_(:з」∠)_

评论(10)
热度(17)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