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源藏】森林「中」

食用说明:
详情请看前一章
会在12号以前更完w
若有逻辑错误或相关建议请指出,咱会好好看回复的_(:з」∠)_,为了我下一章写得不那么乱bushi

-6-
半藏小心翼翼地从木地板踩上水泥地,向那堆衣服和骨头走过去。

就算现在还没有察觉出什么明显的不对,半藏还是觉得很古怪。

古怪的森林,古怪的小屋,古怪的源氏。

与小屋里渐渐弥漫的古怪不同,森林里寒风呼啸吹得源氏打了个喷嚏。

“啊啾——”

唾液沾到口罩上,不过年轻人显然不太注意,他仅仅只是倚着溪边一棵树,把几个大型背包和一个相机捡起,随手将相机塞进刚出发不久就已经垫着几只野兔尸体的筐里。

还好刮风以前打够了肉.....

源氏这么想着,打开了其中一个背包,里面的纸张文件迅速飞出,幸好年轻人手疾眼快拦着了大部分,才不至于接下来的收集工作太过于棘手。

源氏塞紧了纸张,开始一边弯腰捡起掉落物一边看着上边的内容。

档案记录表.....档案记录表......档案记录表......

在源氏几乎都快被不断重复内容的纸张给烦到不想捡时他终于看到与众不同的内容。

“...森林.....若调查无误将于明年一月开始执行开发计划....”

啧。

源氏勾起唇角拉起包裹往回走,心底的小算盘打得啪啪直响。

-7-
什么.....

半藏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衣服堆,尽管还能依稀辨认颜色和款式,但是上边的霉菌实在是让半藏无可下手。

对了,源氏走了多久了...?

在意识到自己可能没有多长时间再挥霍时,半藏摇摇牙,伤痕累累却干净的手伸进衣服堆里,试图在霉菌的一片粘腻与瘙痒中找寻一丝线索。

有了!

突然的发现让半藏像触了电一般将手中物拉起,发现那是一件女式内衣。

半藏看着,惊讶之余,不言不语。

这地方还有女人住吗....?

不,显然不是。半藏看着内衣上的霉菌摇摇头。

那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衣服....

半藏不放心,鼓足勇气把鼻尖凑上去闻了几下,一股霉臭味差点让半藏窒息。

他将内衣重新埋回到衣服堆里,再将衣服堆布置成自己刚看到的那副样子便慢慢退回到床上企图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在他刚摸到床边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声响。

“半藏?”熟悉的被寒冷鞭挞的感觉再次横扫半藏全身,那一刻,他浑身上下的骨头立刻被冻住——尽管少年声音温暖得不像话,“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下床嘛。”

-8-
糟了....半藏迅速转过身,却在看到那双寒意十足的双眼时再无下文,只是慢慢地,支支吾吾。

“半藏,怎么了吗?”

源氏放下背上的筐,任凭冻成冰块的野兔尸体重重砸在地上的草杆发出脆响。他慢慢走向半藏,余光注视地板,顺便脱下厚重的斗篷和外套,在半藏跟前时,他上身仅剩一件毛衣。

半藏看着陡然在面前放大的灵眸,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僵硬过头了,马上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对源氏解释。

“我有些渴...想下去喝水而已。”

就算是这么蹩脚的借口,半藏也希望这能打消源氏的怀疑。

-9-
“那为什么....”源氏眉眼一低,半藏一时半会无法通过那双眼睛猜透面前人的下一步动作。

然后半藏就冷不防被从下往上抬了起来跌到床上。

“你干.....”那个「嘛」字还没脱口,半藏就被身上突然的温暖与重量吓得说不出话来。

“最好不要和我耍花招,半藏,”源氏将全身重量托付在半藏身上,自在地感受身下的微颤,一边悄悄凑到半藏耳边,隔着布料对半藏轻轻耳语。

“乖乖趴在床上睡觉不好吗,无忧无虑的。你说对吧,记者先生?”

语毕,半藏耳边仅仅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和源氏死拼到底的准备。

出乎半藏意料之外的,源氏没有拿这个作梗。

年轻人只是趴在他身上,无声间又使劲蹭蹭半藏的颈窝就下了床准备饭菜。看似诡异的绿毛上的雪味莫名让半藏心旷神怡。

“半藏,能吃兔子么?”

源氏把兔子熟练的去骨剥皮丢进铁锅里混着姜蒜装水盖紧盖子放在火炉上边加热,坐在半藏身边漫不经心地掏出外套口袋里包裹的相机递给面色苍白的男人。

半藏没有回答——确切来讲,是在看到那只摄像机便没了声响。他紧握住失而复得的机器,热切的眼神似乎要煮沸了眼前的相机。

-10-
“呃.....能问您几个问题吗,源氏?”

半藏就着水煮兔子肉的香气,一片氤氲里不动声色地向面前摆弄枯草杆,似乎是要编织什么东西的源氏问道。

“问吧。”

“还有,以后直接和我用平语就好。”

迅速的回答,就像之前一样,熟练而不带感情色彩。

“你...为什么不一起吃?”

“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吃?”

本来打算得到一个回复的半藏,甚至已经悄悄将摄像机的开关打开,只是年轻人的这个反问,让半藏措手不及。

“抱歉,我不是嫌弃你,半藏,”源氏笑笑,歪头看着半藏,手上的草杆似乎被编成一条宽带,“我只是....现在,不怎么饿。”

“我能把你的口罩摘下来看看吗?”

“当然,”源氏一笑,拉起半藏的手。指尖突如其来的力量让半藏惊喜,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半藏也挺好奇这个年轻人的面容。可是他欣喜之余,发现源氏仅仅只是拉着他的手,并没有向上抬高的举动。

“.....不可以。”

“你快点吃吧,吃完它,半藏。别总是一边吃一边说话,会呛到的。”抽回自己的手,半藏被迫将目光重新转回手中的碗里,其中漂浮着的油脂和肉块让半藏恢复不少。

安静,真的很安静。

两个人坐在一起,一个摆弄手上的物件,一个尽可能的把一大锅汤喝完。烟雾葳蕤中,半藏感觉到他喝的汤已经足够让自己的眼睫毛滴出水来。

像是看穿半藏的心思似的,年轻人拦住半藏继续添汤的手。只是递来一条手帕,示意眼前的记者自己擦嘴,然后自己把锅移出去,不知道干嘛....但至少,源氏暂时离开了屋子。

半藏见状,立刻丢下手中的手帕拿起摄像机摘去相机盖,冲到小屋的对角,一边翻找一边拍下那堆衣服。在取得自己满意的录像,半藏不敢大意,屏气凝神注意窗外的脚步声,手上的动作不肯停歇。

把最后一件衣服盖回去,半藏几个健步冲到床前并且机智地重新合上摄像机盖上镜头盖拉起被子,像是什么都没做地擦嘴。

“这么自觉么,”源氏微笑着提了一个装着冰的锅回来,看到半藏一副乖巧的样子不禁笑到手发抖,把锅子放好,自己又坐在床上背对着半藏在写些什么,当半藏好奇地将脸凑过去的时候,源氏放下了外套。

“不介意和我挤一张床吧,半藏?”

说是这么说,事实上没等半藏的回答源氏就已经自己爬进被窝里了,两个精壮的躯干裹在一条被子里,略微的紧凑感让半藏不由得担心起自己手上的摄像机。

过了很久,火堆都开始渐渐黯淡下去,半藏身边的年轻人的躯体伴随着平稳呼吸有律地摩擦自己的后背。

半藏轻轻动了下,发现身后的温暖并没有什么异常。

那好...

半藏再次转过身,尽管差些撞到源氏的额头,他还是撑着一言不发。

近距离地观察这张脸,半藏看了半天,终还是发现了些许端倪。

譬如....就算带着口罩,为什么眼前的人并没有明显高挺的鼻梁,仿佛支撑口罩的,只是年轻人瘦而高的颚骨。

并不想在人的长相上浪费太多时间,尽管这对半藏仍然是个有吸引力的话题,半藏更好奇对面衣服堆下的骨头堆。

睡熟了吧....

半藏支起身子,看着面前半张脸深埋在枕头里的年轻人,轻轻的鼾声缓缓呼出,为呼啸不停的冬夜带来一点安宁。

看了半天,半藏可算是鼓起勇气轻轻从年轻人腿间跨过,打算从床上转移到地上,然后他半条腿都没动完,右脚跟立刻被年轻人一只黑色利爪抓住,冰凉的触感霎时贯穿半藏。

“半藏,这么晚了,不好好躺在床上吗?”

评论(2)
热度(28)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