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源藏】森林「上」

食用说明:
大概是....小加鲁斯(无脸男)源×记者藏
突然大开的脑洞bushi.
欧欧西算我qw
祝食用愉快_(:з」∠)_

-1-
那天半藏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色彩。

当他接到要独自一人探寻那片终年荒无人烟的北方森林以判断是否适合房地产商开发时,纵使他记者生涯经历过再多磨难与事故也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他战战兢兢地拿着摄像机和档案记录表驱车前往,三天后,意料之中地在即将接近森林时发现车辆没油。

他当时看着高高挂在天上的明月,胆战心惊,却又不得不在还依靠着虚弱信号的对讲机的命令下扛着装备下车进行探险。他在森林里彻底被午夜的雾气冻成冰棍昏倒在溪流,就是对讲机彻底没了声响的时刻。

一阵久违的温暖将半藏唤醒,当他意识到自己从致命寒冷中捡回一条性命时,抬眼间,他恰巧看到一个绿发带着口罩的少年给他压紧被角。

“醒了啊....?”

少年温润如玉的声音缓缓吐出,半藏终于看清了那双眼睛——那双澄澈的绿,粹着一点樱花花瓣和金边的灵眸。

那天半藏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色彩。

-2-
“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半藏不动声色地打算起身,却不了下半身了无知觉,直觉告诉他他可能惹上了大麻烦。

“抱歉,请问你是....”

“一个守林人吧,算是。”

守林人....半藏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地想着,这里.....没听说过有安排啊....

迅速的回复,少年熟练地把炉灶上的热水壶挑起,倒了点热水在盆里融化一小块寒冰,然后在半藏目瞪口呆之下伸出身后的黑色利爪拧干,在撩起盖着半藏腿部的被子时半藏终于忍不住往后抽了一下。

“做什么?”少年轻笑一声,漂亮的眸子不由得弯成一个好看的月牙,“我并不想伤害您。”

“你....”半藏夹杂惊慌的镇定目光的注视下,少年才注意到身后引人注目的黑色利爪。

“害怕吗?”

意料之外的答案,半藏懵了一脸。

“也难怪...这毕竟是....我生来的残疾....”

少年略显哀伤的声音让半藏慌了神,他看着面前的一脸愁容,想到了很早以前住在自己附近一个同样可悲的孩子...不,眼前的这个明显更可悲。

抱住他——这是半藏始料未及地,可当他察觉到的时候怀里已经多出了一丝温暖,敏感的肌肤甚至清晰地察觉到身下少年的一惊,又趋于平静。

“抱歉....”半藏将计就计地说,怀抱倒是越发地收紧。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黑爪数了数...八只,看上去都小小的,毫无威胁。

“......水凉了,先生。”

良久,被热量包裹的两人才在少年一语下慢慢分离,只是这次半藏再看到少年的眼睛时,金边的底下闪着光。

“请稍等,”少年起身,把盆里的水倒去,另一只黑色利爪又接过水壶,“先生,水凉了就不能用了。”

-3-
“我叫岛田半藏,”在享受少年贴心的擦身时,半藏半坐在床上无所事事地聊着,“是花村日报社的记者,我相信你在发现我时有看见我的证件,别在胸口前。”

“我想问问,我的包裹,您有看到嘛...”

“那自然是...”在半藏翘首以盼下少年只是隔着热毛巾用力捏捏半藏没了知觉的腿部肌肉笑道,“没看到。”

“先生,要知道,昨晚我出去巡逻时看到您,您已经在湖泊旁躺了好久。”

“您看,就在那——”少年站起,黑色利爪抹去玻璃冰花,轻抬起半藏的手指向窗外不远一个冰封的湖泊,“要是我今天早上再过去,您估计都已经被冻成砖头了吧。”

顺着自己嶙峋的手,半藏看到了窗外一阵冰天雪地,至于自己的背包和相机嘛.....倒是了无踪迹。

看到半藏脸上一丝颓色,年轻人心中百味陈杂,但是不敢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只是再轻轻地放下那只让他流连的温暖大手继续自己的忙活。

“日本人?”

“日本人。”

“巧了,我也是。”

“!?”半藏脸色一惊,看着面前眼睛漂亮得一点也没有亚洲人味道的年轻人。

“我....算是小半个日本人。”

“叫我源氏好了,”年轻人再次轻笑起来,如同百灵般清脆的嗓音让半藏着迷,“半藏。”

-4-
年轻人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半藏的腿,半藏瘫痪半天的腿终于渐渐来了知觉,只是在年轻人想要进一步深入时,被半藏一个激灵打断。

“怎么了吗,半藏?”

并没有在意源氏变样的称呼,半藏只是面露尴尬神色推开源氏停留在自己大腿上的爪子。

“谢谢你.....这样子就够了。”

“这样啊...”仿佛很失望的样子,源氏沉了下眼睛,终还是在半藏没来得及动作的时候起身倒水,做自己的事情。

“我....谢谢你的恩情,不过我得走了。”半藏见状,也挣扎着下床,却冷不防被源氏冰冷一扫下意识地又缩回到床里。本来被自己掀起的棉被被一只黑色利爪盖上,压紧。

“现在外边风很大,”源氏说着,自顾自地穿上厚实斗篷,拉起角落的长刀和背筐的口罩拉开门,猛烈的北风席卷小屋,把身着单衣的半藏生生逼回被窝里。

“今天刮大风暴,就别想着出去啦,半藏,你的衣服还是湿的,歇着吧。”源氏在寒风里歪头,满意地看着蜷缩成一团躲在自己被子里的来客笑道,“可别随意下床,我去给你打点吃的。”

-5-
走了....吗?

半藏窝在被子里不愿起身,待寒风的鞭挞完毕后仔细在风中寻找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源氏....是吧。

他从被子里钻出来,冬天里,就算是精壮如半藏,也不得不在暖炉和棉被前后夹击里暂时挣扎。

好奇怪....这里不是说是一片荒林嘛。

半藏环顾四周,深褐色的眼睛慢慢扫视着周围:暖炉,暖炉上方自己的衣服,对着煮物的柜子,乱糟糟的洗手台,镜子,窗子,天窗,木门,柴堆,煤堆,自己身下的床,被子,自己对面角落的干草,兽皮,骨头,还有许多各式各样的衣服。

.......附近还真没人啊。

半藏躺了一会,记者的职业精神让他实在是闲不住这样的浪费时间,再加上内心一个一个相继冒出的疑问,促使他慢慢将方才恢复知觉的腿放在地上,但是马上的,他听到了一声脆响。

低头,仔细查看,半藏发现地上赫然躺着不知何时被源氏铺上的与木板差不多颜色的枯草杆,再加上不算明亮的火光的掩映下,若不是半藏仔仔细细的看,他还真的看不出来。

半藏顺着看过去,发现草杆一直延伸到门口。

为了自己不下床,就这么布置嘛。

为什么....

半藏见状,深吸一口气,把床下的草杆轻轻翻开露出一块地板,再慢慢踩下,寒意从脚趾蔓延到全身。

好了半藏.....他甩开温暖棉被拍拍脸颊,弯下腰继续翻开草杆倒腾出自己向前活动的一席之地。

来看看,这个小屋究竟有什么东西。

评论(2)
热度(26)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