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源藏】听说源氏要当爸爸了( ゚∀ ゚)

食用说明:
ABO设定√
近亲怎么生包子?快来瑞士找天使!【划掉】
嘛,大大的糖,欧欧西满天飞_(:з」∠)_
雷的话,还是请遁走哟√【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潜水很久了】
估计是本人在源藏坑的最后一篇了,且吃且珍惜吧_(:з」∠)_

孕妇的脾气很不好,孕夫也是。

这几天源氏的房间算是被免费重装了吧,衣服打刀什么的被扔得满地都是,本来墙上贴得好好的和亲亲哥哥的合照更是满地乱飘,而源氏在这乱糟糟的大环境里还要心平气和地梳平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欧尼酱心中的乱麻。

半藏站在衣柜前的镜子瞪着自己,这是第几回了...他已经宅在源氏房间里两个多月了,每次他心血来潮想要出去走走时却发现几乎所有的衣服都小了一号。此时此刻他更是恶狠狠地盯着日益见长的腹部,如果那里面不是孕育着一个新生命他非得生生将其割下不可。

那碍事的大肚子,让他向走马灯一般引人注目。

本来就莫名暴躁的脾气让他低咒一声,随后一个温暖的身躯就从他身后贴上去了。

“哥,怎么了?”源氏将脸埋进了半藏颈窝中深深吸允着自己和亲爱的大哥的味道的结合,清新的柠檬味和淡淡的樱花香让他迷醉,但同时他也明白这股味道的主人可是怒火中烧丝毫不会在意这些。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安抚怀中人不要再对他的衣柜动粗了。

嗯....等哥哥生下来了之后要不要让他用身体补偿我的损失呢...

半藏本来心情就差,现在听到源氏在自己耳边低语更是复杂,下意识脱口而出了一句:“丑了...”

??
!!
??!!

“噗嗤——”

源氏被这突如其来的的回答给逗笑了。

哎呀,他知道怀孕会让人脾气暴躁,可是这样的脾气已经不算是暴躁了吧。

“哥就不要担心这些东西了,”他吻住半藏的唇角,蜻蜓点水。手掌则在半藏腹部轻轻摩挲,静静感受其中生命的律动。

“不论哥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世界上最美的哥。”

他抱着半藏坐到床上,也不顾半藏抗拒的手就递过去一盒甜甜圈,还是卡路里爆棚的那种。眸底的星光反射着半藏脸上微妙的变化。

他知道,半藏动心了,这和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经怀孕时是一个样的。

不论脾气再怎么暴躁的受孕人士都无法拒绝甜食的诱惑,这是齐格勒跟他说的。

“哥怎么不吃啊?”他自顾自地拿起其中一个砂糖甜甜圈开吃,嘴角还留着砂糖屑就凑近了半藏。浓郁的甜蜜让半藏猝不胜防。

他看着那盒甜甜圈。
他腹中的生命也在盼望他的行动。
可是...他看着自己这几个月不仅白回来了还肥了一圈的手臂。

再这么吃下去,他迟早要找博士换一双义肢的。

“不是都说了嘛,哥不要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源氏撕下一块甜甜圈就塞进了半藏嘴中,还亲昵地舔了口正发懵的心上人的嘴角。

果不其然...他看着半藏的脸又泛起可疑的潮红,一副想要狠狠揍他一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样的哥哥太让人想要欺负了。

“把我的衣服改成合适的尺寸再回来!”

源氏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恼羞成怒的半藏扔到外面,连同一大堆的衣服。他只知道半藏把他扔出来的时候,走廊上没人。

幸好幸好。他拍拍并不存在的心口想道,幸好没人看见哥哥那副样子。

那副让人想要狠狠欺负的样子,不应该被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看到。

作为一个Alpha,源氏从未如此骄傲现在的半藏早就被他标记了,不然这样的尤物,可真的是走到哪里都非常受欢迎的。
————————
“啪——”

正当源氏在为后勤部为啥黑灯瞎火而疑惑时,他看见一朵金花在他头上炸开,不是炸金花,是真的炸金花。

“快当爸爸啦,源氏。”

“可要感谢我,还好我刀下留情给了你做男人的机会。”

“小藏藏怎么还不出来走走,大半年了都,我还想给他看看我给买的小小小藏藏的新玩具。”

好嘛——源氏手捧一篮衣服冷笑着。

这群家伙是彻彻底底地想要开派对了是吧。

不过几十个世界顶尖的特工拿着小孩的纸尿片肚兜玩具聚在一起,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瑞破的颈上骑着的金发男孩,倒是一点都没有继承到他父亲的冷漠。

虽然如此,但此时的半藏是真的想炸成一朵烟花:

源氏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我想洗澡啊!!!

————————
半藏的预产期快来了。这也是齐格勒告诉他的。

这段日子基地里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就连那小小的房间,也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

“别...”半藏把游走在他胸前的手拍开,装作发怒的样子侧过身去,可是没多久就侧了回去。

“哥哥...”源氏抱着他扭扭捏捏地说着,眼睛瞪得水汪汪地,除了那根狼尾巴,真的像极了小白兔。

“我难受...”

他扭着腰蹭到半藏身上,接着半藏立刻感受到了腰上那股灼热。

混账!

他使劲一挥手,立刻就打在了源氏那处,痛的源氏蜷起身子,反而更粘着半藏了。

“哥....你好狠....”

在看到源氏几乎是咬牙切齿忍着眼泪说出那句话那一刻,半藏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

“你你你你..别哭啊,哥错了,是哥不好...没事吧...”

看着半藏这翻得比书还快的脸,源氏的狼尾巴几乎是立刻就夹不住了,但他还是拼命忍住。当还在愧疚的哥哥一个不留神之际,也仿佛是一瞬间的事,他立刻翻身,撑在了半藏面前。

“那哥哥,是不是应该补偿我呢?”

他忍了九个月了,他快忍不下去了。这个年纪的源氏,还带着年轻人应有的朝气和热血。

“下去,影响胎教。”半藏笑了一声,这是他这几个月来第一次笑得那样自然,不过他马上差点痛到咬了舌头。

“哥!”源氏一声惊呼立刻翻下了床,当他抓住半藏滚烫的手时只看见门突然被蹬开。

“送他去手术室吧。”

“小包子要出来咯。”

那颗仿佛从未存在的心脏突然猛地跳动了起来。

源氏从未如此希望生命的降临。

评论(10)
热度(139)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