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狮鼠】长风起

食用说明:
灵感来自自由飞翔
奇怪的设定,大概是都护将军狮和外国卧底鼠
短短的刀qwq
雷者请务必遁走,谢谢配合

府外,风起。

“你会回来的吧,白鼠,”金发男人扔给桌板对面正收着行李的伊丽莎白鼠一缸满满的白酒,散发着诱人的桂花香气。

“这是要如何?”白鼠仔细端详那缸停在自己面前的酒,清澈的佳酿里映出他湛蓝的双眸,以及他头上孤独的灯火。

“恕我直言,吃素将军,我们王国没人喝这个。”

“自然是让你喝罢。”狮子开怀笑笑,丝毫不顾一军统将之职径直走至白鼠身边,坐下,顺手拎出两支小碗。

“今个儿咱就不醉不归,啊!”吃素的狮子自顾自靠在伊丽莎白鼠身上,人体的温暖就算隔着层层棉布也能一清二楚地感觉到。

而白鼠面对这种举动也只是微微勾唇一笑,轻轻拥住那具曾经让自己迷乱的身子。

一碗满满的酒立刻就摆在他的面前,多出来的琼浆顺着碗身落下,渗进木板中。

“干!”狮子大喊一声随即将酒灌进喉中。

火辣辣的后劲瞬间就席卷而来,如同房间外刮起的大风一般,如刀削,如剑刺。

相比之下白鼠就显得文雅多了,他仅仅只是将碗轻轻端起尽力不让多余的酒液溢出,送至嘴边轻轻地呡里一口便放下,唇角还占着些晶莹。

“这么多年你那套贵族的规规矩矩还是没变啊,”狮子打趣一声,转而枕在白鼠股间,任由金色的长发散落在地上。

“将军也一样,还是那么桀骜不羁。”

“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想让我好好欺凌吗?白鼠。”

“当然,”话语间白鼠轻轻拍掉那支在他唇颊间游走的大手,硬是将其压下不让动弹分毫。

“不过我差不多要走了,抱歉不能和将军再次叙旧。”

他把狮子扶起来,起身将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拉住了手。

“白鼠....”狮子看着他,眼里的星光仿佛要溢出来似的。

“你还会回来吗?”

“你还会回来的吧,白鼠...”

“你不是喜欢回鹘的衣裳吗,下次我一定让他们的使臣多带些回来....”

“一定要回来啊,白鼠,我和弟兄们都会想你的....”

“到时候我一定派人把你最喜欢的花种满这里的花园的...”

“白鼠....”

“足矣。”

白鼠抽出手鞠上一躬,背上行李,头也不回地往马厩走去。

“将军,足矣,足矣。”

他看不到身后的狮子眼里溢出的滚烫。
狮子也听不到他在心里怒吼不要回去。

白鼠终还是骑上了回国的骏马。

“白鼠,别走啊,现在时候还早呢...”狮子追出来时,只有开始飞舞的黄沙和一个几乎已经被淹没的白色身影。

将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熄灭最后的痴想。

——————————

“报!”军中的观察员A路人快马加鞭赶到城中的将军府邸里,根本来不及等到将军的允许便匆匆跑进府内。

“将军,公交鼠率百万基佬大军来袭,我等应如何对敌?”

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将军和那个自称西方皇室御用画家的白发男子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他可以说是一清二楚。但是眼下人家时隔多年突然带兵来袭,前线战况又吃紧,他必须要向将军上报。

“将军,我等应如何对敌?”

“这种事情你还要请示本将军吗?”

“谨遵将军命令。”

路人刚要转身离开府邸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凉气,当他回过神来时,削掉他耳边几根发丝的飞镖已经稳稳当当地刺在他面前的柱上。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

“他从来都不尝是我们的敌人。”

冰凉的声音不仅冰凉。

城外,风起。

评论(2)
热度(14)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