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源藏】花与发丝

事先说明:脑洞奇葩,没有预警,没有提示,绝对源藏,没有车,以及你听说过小学生文笔吗_(:=з」∠)_


 


岛田花村,名副其实的花村。
虽然它暗地里尸血横流,却也正是因为这滩尸血,才滋润出这如女子胭脂般细腻柔美的樱花。

“源氏?”半藏攥紧长弓转过身,眼前留下的似乎只剩下一地青烟。

这是第几次的花季了?
半藏练完剑后果断扔走木剑不顾身上盔甲的重量径直躺在樱花瓣中。些许不断下落的樱花也嵌入他的发中,男子散发着阳刚之气的紧绷脸庞也久违地放松了下来。
还好父亲不在,不然又要被狠狠骂一顿。
他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惬意地享受偷懒的时分,这可比练剑舒服多了。
一朵樱花不合时宜地落在他眼睑上,一阵微微的瘙痒传来。在半藏睁眼拂去那朵调皮的精灵时也很顺便地看到了站在树上的弟弟。
“源氏,又想跑出去玩啦?快回去,不然父亲会狠狠教训你一顿的。”
他在底下喊了一声,树上的源氏立刻被吓了一跳。等源氏轻轻一跃跃到他面前细细端详那张和自己差不多但是带着更多男人味的脸时,他才缓缓靠着树桩子坐起:为了更方便地捏下他亲爱的弟弟的脸。
“源氏,你连哥哥都认不出来啦?”因常年握剑而导致指间厚茧无数的修长手指轻轻捏着稚气少年嫩滑的脸蛋,在对方开始脸红准备一手拍来之际赶紧收手。
“大哥啊,”源氏开始撒娇,也不顾背上背着的一把打刀就向前紧紧拥住半藏半晌都不舍得松开,“你怎么忍心对你弟弟下手啊。”
半藏好不容易别过脸躲开那把打刀坚硬的刀柄,头上莫名的轻松没引起他的注意,使劲挣脱一只手拍开源氏头上的樱花笑道:“好,是哥不对。你快起来,待会管家公来了告诉父亲就不好了。”
源氏又扭扭捏捏慢慢吞吞极不情愿地蹭了几下半藏的胸口才起来,使劲拍拍身上的花瓣草尖尘土之后又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按住即将起身的半藏。
“大哥,你头发乱了....”
“嗯,我知道。”半藏准备推开他起身,毕竟盔甲不轻,他要赶紧脱掉放回仓库里去,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大力推搡了几下源氏这个弟弟竟一动不动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对着弟弟毫不修饰的有些失礼甚至有些露骨的视线让半藏极其难堪,好在是源氏率先开了口:
“那我来给大哥扎辫子吧。”
你会.....?
当半藏正想着发问时眼前却突然出现被源氏捋直的发带。
这家伙.....
兄弟间从未如此过的亲密让他想开口让源氏走开把发带还给自己,但是当他在转过身前看见源氏那双将要溢出星光的眸子时又瞬间软下心来。
而他,半藏:作为一个刺客、一个忍者,他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每当看到源氏那双漂亮得快要溢出星光的眸子就会心软。
“大哥,我不会把你偷懒这件事告诉父亲的。”,源氏上下捣鼓着自家哥哥秀气的黑色长发一边说着,“那么大哥肯定也不会把我告发,对吧?”
背对着源氏的半藏轻轻一笑:没想到这小子还记着这件事。
“要是我把你那些破事全都告诉给父亲,你早就被父亲关禁闭一个月了。”
“是啊是啊。”源氏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全身血液早已聚集在眼前:他不过是随便给大哥扎了个辫子顺便往里面插了几朵樱花,没想到....
本来就躁动的心更加兴奋。
头发稍稍带着的香皂和山泉的味道和樱花的清香让源氏心烦意乱。
“大....大哥,我绑好了。”源氏在半藏起身时头也不回地往宅中逃去,只留下束发整齐还夹着几朵樱花不过还未意识到的半藏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那头莫名其妙就跑的青龙。

那是弟弟第一次给自己扎辫子,
也是最后一次。
自从他在联盟看到那套熟悉的刀法,在战场听到那声熟悉的吟唱,他就知道有些日子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那些有时可以一起违反父意的日子,那些也许可以互相聊天赏花数星星的日子,那些真正属于两兄弟之间的日子。

仔细看看,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留在那处——
几朵樱花,夹带着岛田花村的妖冶与暗香。

评论
热度(16)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