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惩罚军服】论:主角们(?)的吃糖姿势

欧欧西我的锅,帅都是托各位角色的福( ´艸`)
求评论求指点感激不尽_(•̀ω•́ 」∠)_
弟弟们生日的时候会再更一弹√
其实这个主角的定义有点雾(?),应该是主要cp们,但是念及凌夫妇貌似是不吃糖的,便也没使劲拉郎了( ´艸`)(那凌涵怎么拉得这么爽啊喂xxxxx)
推荐读法:身边有一包糖。
祝食用愉快√

涵卫:
身为中将,凌涵不见得比凌卫要空闲,就算全心全力去批改文件,桌子上堆着的文件也有增无减,尤其是在正式与帝国开战的时候,紧急密函更是呈幂函数式上升。
所以凌涵相当注意工作的能耗补充:最简单粗暴有效的方式就是吃糖,两小时一颗高浓度糖球,奶味水果味自选,从食用起即刻补充能量与糖分,军部食品开发局的招牌,甚至被带上联邦战场供紧急物资使用。
本来这是凌涵一个人的习惯,可随着工作量的加大,凌卫也慢慢地养成了和弟弟一样的习惯,甚至是喜好。
“这个口味不错,嗯...古地球流行味系列...大白兔奶糖味的,凌涵你可以尝一下。”
没想到凌涵看了一眼之后,便向凌卫放在他眼前的糖盒里加了一颗黄金钻石果味的推回去。
“容易腻,哥哥你试一下这颗。”
“嗯...”凌卫接过,慢慢拿起来掂量一下之后放在嘴里左右滚着,发出了一阵幸福的叮咛。
“很美味 有点像妈妈做的钻石果沙拉,凌涵你的口味...”凌卫正打算继续说下去,却被凌涵一吻截住的话茬,丝丝甜甜的果香味慢慢地从凌卫口中蔓延到凌涵嘴里,凌涵本该像下达命令般不容忽视的象征主宰性的吻,似乎也融化在这甘甜的钻石果糖中变得温柔缠绵。
接着凌涵轻启唇瓣低沉着说道:“比起这些,哥哥你的味道更好。”
但谁又不是呢?

谦卫:
凌卫结束了一天将军的事务正打算趁着奈尔森出门递交文件的时候伸个懒腰悄悄咪咪放松一下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凌谦瞅准机会一蹬脚,飞到他身边,不轻地撞了一下凌卫,害得他猝不及防差点折断了腰,好在是凌谦眼疾手快扯住凌卫的制服,一把将他揽到自己怀里。
“凌谦你....”凌卫懵了一下,又猛地一偏头,似乎是有些生气地看着恶作剧的弟弟 却又无法对这张笑得灿烂的俊脸提起怒意。
“嘘,哥哥,你可不希望把整个军部高层给引过来吧。”凌谦笑着,看得凌卫有些后怕,再加上面前人的另一只手在身后摸索,更放大了凌卫的担心。
这个弟弟一旦发情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凌谦,别胡闹。”
“哥哥你想到哪里去了,”凌谦笑眯眯地,单手拿出一颗粉色包装的糖果放在唇边咬住一角撕开包装后,灵巧的舌尖迅速将其中的粉色糖球含入口中低下身子看着凌卫缓缓说道,“我只是想给哥哥你吃颗糖而已。”
凌卫分明地感觉到鼻息间糖丝加重,就像空气中飘着棉花糖絮。
“吃...吃糖的话,你..直接给我就好了。”凌卫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出这句话来,却被凌谦看得脸更红了。
“哥哥是不是想到别的事情了?只是想着吃糖的话,哥哥你的脸不会这么红噢。”
凌谦继续逗着凌卫,但是唇已经贴上凌卫的两瓣轻轻吸吮着,同时将口中已经被含温的糖球往凌卫口中推去,直到凌卫朦胧间听到奈尔森回来时的脚步,他才意外发力把凌谦推开。
“行了,凌谦,以后别这样。”凌卫起身往凌谦的转椅用力一踢,舌尖扫过嘴唇试图将沾到上面两人的津液和融化的糖浆舔干净免得被人误会。
“嗯,以后就直接把哥哥按地上。”
“凌谦!”
凌卫面带愠色地说道,可是舌尖正贪婪地饱尝这份甜美,早已出卖了内心。

艾霆:
“诶,卫霆,你喜不喜欢喝棉花糖咖啡啊?”毫不客气躺在两人位置的沙发上的艾尔洛森正翻着食谱,盘算着给东道主做点什么好吃的以滋谢意,然后被刚洗完澡出来的卫霆毫不客气笑了一顿。
“你真适合这种尺码的浴衣,艾尔。”闻言,艾尔洛森方才注意自己的衣着,先一步洗完澡的洛森长官身上裹的是卫霆小上一号的浴衣,本来盖住大半小腿的下摆只能到膝盖以下一点点的位置。看起来格外像条小裙子。
可卫霆没想到艾尔洛森扫过一遍自己的身子后又抬头盯着他笑着说道:“喜欢吗?你喜欢的话我以后都穿这么大的浴袍了。”
“.......我随意。”卫霆别过脸,像是在为艾尔洛森的厚脸皮犯难。而艾尔洛森也不故意为难他,只是笑眯眯的起身伸了个懒腰,随手把通讯器摘下丢在沙发上。
“那我去给你做棉花糖咖啡噢,卫霆。”
走去厨房之前,艾尔洛森还刻意回了一下头欣赏欣赏卫霆别扭的神情。也是可爱的神情。他在心底默默添上一句。
卫霆家里是不会有棉花糖这种东西的,这本该是常识,可洛森长官一时竟忘了这回事,只好叫下手送来棉花糖和咖啡机,美名其曰为一定把卫霆喜欢的口味做出来。其实卫霆心里也知道,艾尔洛森再怎么调味,做出来的咖啡仍旧是以他自己喜欢的口味为蓝本。
但是,谁说艾尔喜欢的口味就不是他卫霆喜欢的呢?
“当当当当,卫霆舰长,请品尝。”听着厨房里传出好一阵异样声响之后,卫霆才看见艾尔洛森端着两盘咖啡像军舰上的专门厨师一样毕恭毕敬放在自己面前,咖啡上漂的是两瓣猫爪子型的粉色棉花糖,正慢慢地融在咖啡里。
“都用的是我以前拌咖啡吃了好几年的棉花糖,是以卫霆舰长无需担心口味会怪异。”
“嗯 ”卫霆笑着,端起一杯。啡送得嘴边,却张嘴咬住了棉花糖拖进口中。
不愧是你喜欢的,艾尔。他想着,咽下半口温和咖啡。

佩叶:
小叶不是很喜欢吃糖,佩堂知道 所以他很少当着小叶的面吃糖,但是很少是很少,总还是有的。
“小叶,你看这个。”佩堂修罗拿出一片叶子形状的东西放在小叶手中,陌生的触感唤起了少年的生气。
“这是父亲研究所里新研制的糖,听说会吃出叶子的味道。”
佩堂没说完,他接着又从口袋里拿出另一片叶片包装的糖果出来慢慢剥开,露出其中凝结的淡黄色糖块。
“我试过了,小叶你手上拿着的这片是最好吃的,不试试吗?”
佩堂兴奋地看着,他希望自己从一大堆口味各有千秋的糖果中挑出来最美味的一块能让小叶喜欢。
“.......是不会剥吗,小叶?”
当满怀的希望换来一篇寂静之后,佩堂略显失望地小心翼翼一句,手上的糖也有些黯然失色。
“没...没有。”小叶惊了一下,看到佩堂的失望神色后打算安慰的念头僵直在心底,就连那句没有的后半部分也小的像蚊吟。
随后小叶又看了看手中叶片包装一般的糖,慢慢地剥下绿色的包装,将黄色的小糖块塞进嘴里。
“......好吃的。”小叶鹦鹉学舌一般吃力缓慢地回复着佩堂,当他看见修罗家这个小少爷眼底的暗淡终于退却时才稍稍安心,尽管喉间叫嚣着不适。
当晚佩堂一走,小叶便扶着墙吐出胃里的一切,却从来都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包括跟他关系最亲密的佩堂修罗,就算是被带离修罗家的时候。

评论(9)
热度(5)
  1. 黑色文血燕过九山 转载了此文字
    哎嘿~o(*////▽////*)q
  2. 黑色文血燕过九山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棒棒哒!!!!!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