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周喻】周泽糕和喻文酥

迟到的中秋贺文,中秋快乐胖三斤哟(・∀・)
糕点之间的小故事,看不下去的请避避嫌(xx)
ooc满天飞,快两个月了我还是没补完原著

求建议求评论求指出不好的地方我都会接受的!!!。最最重要的还是求支持啦(过气底层文手的呐喊)qwq

使用愉快ww

-1-
坐落在S市中心的某传统糕点坊里,周泽糕和喻文酥所在的糕点台被推上保温架。
周泽糕是桂花拉糕,喻文酥是紫薯流心酥,它们俩挨着。温暖的紫薯和清新的桂花味氤氲在热气中。
喻文酥身上紫色的脆皮看得周泽糕一脸羡慕,他瞅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色软糕,还有懒洋洋趴在他脑门上的桂花,粘腻软趴趴,这就是他周泽糕对自己和同胞的评价。
反观喻文酥那边,松脆细腻的紫色脆皮,精致简单的椭圆形糕状,在四四方方的周泽糕眼里,可爱优雅得不行。
周泽糕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间,他不小心咬了一小口从喻文酥那边掉下来糊在他脸上的紫薯酥皮。
淡淡的,但是很甜,喻文酥的味道。
喜欢。

-2-
糕点很畅销,转眼间身边的朋友该装在袋子里的已经被夹走,该放在纸盒里的甚至已经被买家拿走,马上周泽糕身后的桂花拉糕已经被拿得差不多了,喻文酥那边也不例外。
“你好?”喻文酥对一直看着他的周泽糕说道,周泽糕直言不讳的目光盯得他有些害羞,尤其是现在身边可以说话的同类少了,这种感觉也越发明显。
“嗯...嗯?”周泽糕后知后觉地回答道,他突然转身搞得头上的桂花抖了一下。
“哈哈哈....”喻文酥悄悄笑了一下,白色的周泽糕加上头顶上抖抖抖的黄色小团简直可爱到极点。喻文酥不知道,他笑得打颤导致头上的紫色酥皮也跟着抖抖抖的样子直戳周泽糕柔软的心底。
“...失态了。我叫喻文酥,你呢?”
“周...周泽糕。”周泽楷慢慢地回答。糯米内心已经软得仿佛融化 。
“周周泽糕还是周泽糕?”喻文酥不懂装懂地问,周泽糕心底的糯米更软了。
“周泽糕。”他闷闷地说一句,眼睛小心翼翼地盯上喻文酥的脸,可爱的喻文酥的脸。
“周泽糕啊...叫你小周好不好?”喻文酥说着,仿佛哄小孩般的语调。
“小周,真是可爱呀。”

-3-
又聊了一会,喻文酥发现身边这块周泽糕比自己的同类们都好玩多了。紫薯流心酥们虽然看样子人畜无害但其实心底常怀的紫薯流心还滚烫得惊人,时时刻刻都想着等人们毫无防备地咬开自己之后猝不及防烫他们一口,心脏程度可见一斑。
但是周泽糕呢,虽然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看样子仿佛在酝酿什么大秘密似的,但是事实上他对喻文酥每一个问题都直言不讳,纯良的面孔更是看得喻文酥心底发暖,不是紫薯芯的那种滚烫,是真的暖。
“小周,笑一个给我呗?”
“嗯。”周泽糕认真答道,朝着喻文酥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
要是他是人的话,喻文酥想,我都不忍心烫你一口。

-4-
“小周,我很好奇,”喻文酥又看见周泽糕在那笑了,头上的黄色小团还在抖抖抖地,分外可爱,“你头上那个黄色的是什么呀?”
“这个?”周泽糕抬头一看,立马心领神会,“桂花。”
“桂花?”喻文酥一脸疑惑,显然他对此并不认识,“是什么呀?有紫薯好吃吗?”
“试试?”周泽糕没再多说些什么,他把那块桂花轻轻摘下,却发现再怎么小心也会带下一小块糯米糕,不过他不在意,他知道喻文酥一定不会在意这些的。
“嗯..可以吗?”显然喻文酥在犹豫,眼神躲躲闪闪地。周泽糕不想废话什么,直接把这半朵小桂花塞进喻文酥嘴里。
“好吃?”
“唔...嗯...”喻文酥被吓到了,但周泽糕手快,也没让他难堪。口中的桂花丝丝甜甜,甜蜜中暗藏微苦却更加延长了那股似浓似淡的糯米香甜不至太腻。
“嗯..好吃。小周的味道。”
喻文酥含笑说道,周泽糕觉得,他里边的糯米快露馅了。

-5-
“队长我走了哈,你跟喻队保重。”夹子马上推到了周泽糕所在的这一条线上,作为这一行桂花拉糕排头的周泽糕只能眼睁睁看着江波糕被夹走,和方明糕等糕一同被塞进纸盒里拎走。
喻文酥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而且他身边的黄少酥还是个话唠,一发现自己要跟秋葵卷夹到一个纸盒里死死咬着油纸不放大哭着哀求放哪都行别和秋葵卷塞在一起。喻文酥可怜他,却也没什么手段能帮到他。
“队...呜呜呜..队长,我走了,我会向糕点师傅请求千万千万别把你和秋葵卷赛在一起放心吧队....”
黄少酥没说完话,便被夹远了,两行仅剩下喻文酥和周泽糕两块。
“怕吗?”周泽糕不忍心,他看到喻文酥背对着他轻颤,便扯着油纸向前挪了一点轻轻靠在喻文酥身上。
“怕呀,”喻文酥说道,仿佛刚才那出黄少酥的哀嚎还未走远,“明明大家都是好朋友啊,可是还是要分开。”
“下一个,就是你了,小周 。”喻文酥靠在周泽糕身上,仿佛这样周泽糕就不会离开似的。
“我真的...真的好怕呀,小周,要是连你也不在我身边了,我怕我还能不能这么从容地被他们吃掉了呀。”
“我不走。”周泽糕轻声说道,喻文酥听罢抬头。
“我们,会一起的。”周泽糕刚说完,白色的夹子便差点把他整块糕夹起来,还好他还有喻文酥帮他拉着油纸,还好他自己一小块还粘在油纸上。

-6-
店员使劲往后抽了一下夹子,却发现这两块东西还是没能分开油纸。
“您稍等呀,您的紫薯酥和桂花拉糕马上装好。”她对柜台前高大的俊俏青年说道,青年稍稍颔首以示了解,温柔的微笑足以媲美今夜之月。
店员急了,这可是个贵客不得耽搁。
“这份的桂花拉糕和紫薯酥就差你俩衰仔了快出来。”
喻文酥听罢懵了一下,他刚才听到什么?桂花拉糕和紫薯酥只剩他们两个了。
也就是说,不用和小周分开了。
他和正在奋力抵抗的周泽糕不同,他显然思考的空间会更大。喻文酥慢慢地,轻轻地松开了紧抓油纸的手,随后周泽糕就被夹出去了,连着喻文酥一起。
“对..对不起,”周泽糕又支支吾吾了,显然是情绪激动的后果。他想解释,被喻文酥摘下一小块紫色酥皮堵上嘴。
“不用啦。小周 刚才店员是要把我们装在一起。”
“我们没有分开呀。”
喻文酥更加靠近了周泽糕,紫薯的清香依旧氤氲不止。氤氲在周泽糕鼻尖,口中,心底。

-小番外-
周泽楷提着迟来的紫薯酥和桂花拉糕的打包盒做上回家的的士。刚进家门便把前来迎接的喻文州扑了个满怀。
按照传统,每逢中秋,各战队都会给自家选手放三天假,按照周喻两人约定俗成的传统,周泽楷中秋来一次G市之后下一次就到喻文州去S市,这次刚好就是那个下一次。
“怕你不喜欢,买了些点心。”周泽楷提起手上的纸盒,还是很难得一次说出这么长的话来,这下可把下午刚下飞机累得浑身散架的喻文州乐得笑出声。
“没关系,小周买的我都喜欢。”喻文州把周泽楷手上的盒子放在餐桌上打开,一手掂起一块紫薯酥塞嘴里,另一手拿起一小块桂花拉糕贴在周泽楷唇边,被周泽楷歪头吃了个正着,还被调皮地咬了下喻文州手指。
周泽楷在咬开这块拉糕的时刻,眼底迅速闪过一丝疼痛。
嚼了几口,喻文州发现这味道和他以前在广州吃到有点不同。
“小周,这块酥怎么有桂花味?”喻文州问道,紫薯里混杂着桂花的味道倒也不令人讨厌,有一股小小的清甜。
“嗯...不知道。”周泽楷是真的不知道,这家店他从小吃到大除了桂花拉糕和赤豆糕也没吃过别的,紫薯糕为什么会有桂花味他真不好说是配方问题还是这批次的用料问题。
虽然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口中这块桂花拉糕没有桂花,还有一股紫薯味,还很烫。
“不喜欢?”他小心开口,本来他今天避着喻文州口味的嫌专门买了些清淡的糕点,要是还让喻文州扫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没,我都很喜欢。”喻文州仿佛看出了周泽楷的不安,蜻蜓点水般在周泽楷唇瓣上吻过。桂花的味道残留在周泽楷唇边,夹杂着爱人的甜美。
“而且..这还是我第一次没被紫薯流心酥给烫到。”
“我被烫了。”
周泽楷委屈地伸出舌尖来,像只小企鹅受欺负一般的可爱模样让喻文州噗嗤笑出声来。
“小周你...真是可爱呀。”

Fin.

评论(8)
热度(62)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