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过九山

头像源无意义文学mv


-Hello Stranger.-


一月两更(1 7 9月除外),注意查收,欢迎小窗,支持约稿:p

【惩罚军服】短文六篇

八月非常迟的二更,献给我第一本完完全全追下来的耽美小说《惩罚军服》。

cp向是官配。就不吃邪教你咬我啊

这个小说貌似挺冷的我tag都不会打了,看过的就当是前传或者后续吧没看过的亲们就当是短篇好了。

由于很久没回去看了有很多人物刻画和故事地方是放飞自我自由发挥的23333

欢迎提建议!!!跪着求建议!!!土下座。

 

 

-1-三兄弟
我们三兄弟,会一直一直在一起。这是凌涵告诉给凌卫的原话,他对这个心目中的将军的话语,还是会很努力地记着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万一他不记得,有朝一日被凌涵或者另外一个弟弟问起来回答不上,那可就不是简单的数落了,最少最少,他第二天的所有会议都会被推迟半天。
并且,没有底线,一切都取决于他遗忘的多少和程度大小。
所以于公于私,他都该好好地记住,凌涵凌谦这两个弟弟的一切:带给他的甜蜜与爱,以及约法三章。
但是......
但是......
凌卫此时披星戴月回到家里,被两道灼人的视线盯得窘迫不已,浑身上下散发的酒精的味道更是加剧了这两道视线的温度。
“哥哥今天去干嘛了?这么晚才回来。”凌谦挑眉问道,沉不住气的他先一步走到兄长凌卫面前。不走还好,一待走近,俊美男子的眉更皱了。
“好大一股酒味,哥哥。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凌卫不语,低着头,满脸尽是羞愧的红晕。
凌谦还站在他面前没有动作,但是就刚才抬眼看他这副一脸兴师问罪的表情,凌卫可真的是一点抬头的勇气都没了。
这还不是更可怕的。
“哥哥,还知道要回来啊。”凌涵沉稳上前,皮靴叩击在地上发出的声响同样在有一下没一下叩击凌卫怦怦乱跳的小心脏。
“知道凌谦今天有事需要外出,奈尔森被临时调派去军部文件处理部门支援工作,你就私自去了趟皇室举办的宴会,是么?”
“......”
“还喝了韩特的酒?”
“......是。”凌卫暗暗吱声,突然没准备地开口让他有些呼吸不上来,稍显底气不足。
两兄弟却连给他缓口气再做一次身为将军与兄长的正式答复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把他按在门上,封锁了他退步逃开的后路。凌谦果不然是凌谦,仍然是先一步抢占先机堵上了凌卫的唇,在凌卫酒味犹存的口腔中疯狂攻城略地,凌涵也并非是从不出手的角色,他眼尖地趁孪生兄长无暇顾及的时刻先控住凌卫的双手,同时轻轻凑在凌卫耳旁哼道:“哥哥,食言的人,是要受到惩罚的。”
“别...唔...”
凌卫自己不看都知道,耳边的皮肤早已被这股暧昧不明的热气喷得潮红,仿佛初熟的桃子般动人。
但其实,那颗熏醉的心,早已沉沦。

————————————————

-2-凌夫妇
第一次在参观人群中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凌承云的心脏就只为她一人跳动。
样貌?身材?声音?说不上是最姣好妩媚的,就像是万花丛中一朵清新素雅的白玉兰,亭亭玉立,温柔大方,不偏不倚地击中并且击穿了年轻天骄埋藏在重重阴暗下的柔软之处。
不同于自己身上的华美军装,面前的女子一身最最平凡的高校校服,却恰到好处地衬托了独属于她的柔美,让她在前来参展的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名家闺秀中隐隐发光。
“承云,瞎看什么呢?更好的还在后头,我跟你说啊......”同样身为即将上位的将军之子登·修罗在他身边不厌其烦地一个接一个报上入得了他法眼的女孩的三围。
“这女的妆画的不错,只可惜这胸口和脸都不是一个颜色的哈哈哈哈哈哈....”
“诶,那边那个女孩也很好啊,但是腰这么细这胸真的没有去后天隆过....”
修罗准将军终于察觉到身边的这个凌家少爷摆头幅度过大时,他半惊愕着脸大力拍了拍他结实的肩膀。
“喂,凌承云,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刚才,我好像看到了维纳斯。”
登·修罗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凌承云这副表情:脸颊微红,嘴角泛起非常幸福的笑容。他之后也有看到过,尤其是在凌承云和他的维纳斯同台的时候。

————————————————

-3-谦卫
跟凌谦相处很容易,凡是跟凌谦处过关系都会这么想,除了凌卫。
每天都被这个弟弟不加节制的疯狂爱意填充,里里外外皆是。要是哪天他心情好了,凌谦就会以“哥哥今天这么高兴啊那让我也跟着乐一乐呗”为由厚颜无耻地把哥哥凌卫按在床上强要个好几次;要是他哪天心情不太好,凌谦就会以“哥哥今天怎么心情不好啊我来让哥哥开心开心”为由把他按在床上用尽百般手段让他舒服到最终控制不住与其一同坠入欲海深渊。当然了第二天的代价都是不变的——腰酸背痛和凌谦一脸无辜地:“哥哥,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吧?”。
就连凌卫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对这个颇为任性却又十足帅气的凌二少能忍到什么时候:凌谦也是一个除了欺负以外意外地会像小情人一样靠在兄长肩上淡淡地说着些凌涵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浪漫情话的小狼狗啊!
“我现在在想,哥哥这么好看,要是以后有人追哥哥怎么办呀...”一天晚上小狼狗把凌卫锁在怀里说道,蓝色的眸底藏尽星光。
“怎么办呀?”凌卫好奇,揪着他的金色软发问。
“我就绊那人一跤呀。”凌谦笑道,凌卫听罢也笑,笑声里尽是幸福。

————————————————

-4-涵卫
正如凌谦所言,凌涵是个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直击要害的人。而这个样样出色面面俱到的军事天才,将他这个本领一样发展到生活中,发展到对凌卫哥哥的爱这上面去。
自从他上次给凌卫送了戒指出去以后,仿佛从此被凌谦拉进了重点红名单里似的,闲下来的时候走到哪都能跟这个孪生兄长不期而遇。美名其曰为关照关照小弟免得自己太寂寞了,其实凌涵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彼此心照不宣的孪生兄长的心思:就是怕他又使出什么大招,给哥哥在选择两个爱人的天平上往自己这边加一个压倒性的砝码嘛。
呵呵。我这特殊考试也不是白过的。凌涵在心里冷笑,表面上却尽显中将威风,丝毫没有把凌谦的暗中观察放在心上。相对的,周到的伪装也为他在今年五月十二号哥哥的生日上尽显威风。
果不其然,今年的生日会上凌谦还是延续前几年的老传统把各式各样最新款的情趣用品恶趣味地包装在精美礼盒中并且得意洋洋地欣赏凌卫看到之后那一脸惊慌无措和硬着头皮说谢谢的尴尬笑容。
“凌涵...”你的礼物别这样好吗?凌卫试探性的眼神投过来看着正气定神闲坐在身边的凌涵,略带可怜的楚楚眼神看得他差点当场把凌卫按在桌子上办了。
“哥哥,生日快乐。”凌涵开口的同时拿出口袋中的微型全息投影仪,一样风轻云淡的语气中此时却蕴含无比温柔,稍显沙哑的声线听得凌卫心疼:弟弟最近军务繁重,自己却还假装不知地答应生日会的举办,其实总还是累着他云云的胡思乱想都蹦出来了,看得凌谦醋意纵横。
凌涵不理会空气中的老坛酸气,把投影仪轻推至爱人凌卫面前,啪嗒一声打开开关。随后是颗像教科书上的古地球一样的小星球在投影仪上开始自转。
“科技部的人新发现了一颗新星球,与哥哥喜欢的古地球十分相似。我把他从佩堂那要过来了。”
“这就是我的礼物,哥哥。”
“我给它起名,凌卫星。”

————————————————

-5-艾霆
卫霆舰长不会喝酒,人尽皆知。洛森长官也知,但他偏偏就是想找卫霆舰长对酒当歌,要是这次被拒绝了下次接着去,反正前前后后大概去了被拒绝了十几次,卫霆舰长终于耐不下性子砰地打开舰长卧室的门对眼前笑得灿烂端着酒瓶的烦人精恼怒一声:“进来。”
凯旋系列是所有高官家的挚爱,身为将军世家一员的艾尔·洛森自然也紧随潮流,怀里的几瓶均出自凯旋系列几个相当出名的批次,差不多都赶上有价无市的凯旋二号了。
“卫霆,不喝吗?”艾尔·洛森自己喝了几口后坐到卫霆身边关切问道,顺便偷瞄一眼卫霆正在写的小日记,只可惜还没来得及看清些什么,马上就被军部标配的随身型笔记本封面给挡上了,紧接着是卫霆疲惫地回看。
“明天还有任务,不能喝。”
“就喝一点,没关系的。”艾尔怂恿道。
“有关系。别这样艾尔,我可是舰长,舰长条例上不是有说出任务的时候不能喝酒嘛,你就别废这个苦心了。”卫霆朝他苦笑着,原因么,当然这是最重要的一条,但是还有一条是万万重要的,他自己不清楚自己要是喝醉之后会和艾尔·洛森究竟说些什么。
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不管是什么,这只会让卫霆觉得,他在把两人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友谊桥梁推垮。
“我不。你就喝一点,没事的...我后天就要被派走了,你别这么冷漠。”艾尔·洛森继续怂恿,卫霆一再的拒绝并没有扑灭他心底尚存的期待:想看卫霆喝醉了啥样的期待。一定是非常可爱地到处说胡话的那种。
“别这么任性,艾尔,你可是堂堂将军之子。”卫霆苦笑道,心却不是苦涩的,他出乎意料地喜欢看艾尔这样和他撒娇。只有那种亲密,才能提醒他,这个人是自己的第一个朋友,是他卫霆自己的。
“......没劲。”吃瘪的洛森长官最终可怜楚楚地拎起酒瓶子走到门口,当然还是要卫霆送他的,三天之后的送行也是。
“诶,卫霆!”艾尔·洛森登上离舰的飞船前又跑到本在目送着他的卫霆面前。
“嗯,我在。”卫霆对好友这样孩子气的动作微笑,“怎么了?”
“你要是寂寞了,就念出我的名字,然后说,你还在一个人的心里,你还被一个人思念着。”年轻的军官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深情款款的样子让卫霆差点落泪。
嗯,我会的。你也是。

————————————————

-6-佩叶
佩堂·修罗的性格没有他看上去那么不平易近人,相反,见证他从小成长的仆人们更是十分一致地认为少爷是一个非常温柔而且重情重义的人。
“小叶!”又是一天午后,佩堂小少爷抱着整整一纸箱刚从父亲掌管的科技部植物研究所里要回的各种树叶标本一路冲刺到花房中去却到处找不到那个其貌不扬的小孩的身影,正满房子乱找急得差点大哭的他才突然想起门旁不该存在的树叶堆便立刻跑上前把这个沉默寡言而且喜欢钻树叶堆的好朋友刨出来紧紧抱住。
“吓死我了,小叶...”
“刚才来我家里的那些小屁孩没欺负你吧,要是他们敢对你出言不逊你就跟我说,我就告诉爸爸他们欺负我,他们就完了。”待到心情平复下来之后,佩堂才把小叶放下,自己也非常自然地坐在他身边。直接无视了小叶木然的表情,拉过身边的纸箱把其中一沓沓精致美丽的树叶标本拿出来像分享宝贝一样塞进小叶的怀中。
“......”
“小叶?你怎么了,是不喜欢吗?还是说那群混球真欺负你了!?”佩堂不解,身边的人第一次没有对他露出欣喜而感激的微笑让他开始担心,甚至开始迅速地准备如何报复那群小孩了。
“......”小叶仍旧默不作声,他晃晃脑袋,然后看着满脸疑惑担心并存的佩堂很严肃地说道,“不能这样。”
“...什么这样?”
“为我,说谎。”小叶不常说话,所以这次咬字咬得很辛苦,但他还是一脸凝重地补充了一句,“佩堂,要乖。”
佩堂·修罗闻声,怔了几秒,然后抬手揉乱了小叶沾满树叶与露水气息的头发。
“我的笨小叶啊...”

————————————————

 

 

Fin.  

评论(5)
热度(19)
  1. 黑色文血燕过九山 转载了此文字
    正点啊!!!!写的好棒!

© 燕过九山 | Powered by LOFTER